2012年7月17日 星期二

《變羊記》導演的「感覺」- 關於海報被禁這件事

我一直覺得,最深的恐懼,來自於人心的底層。

他們因為害怕招致任何一絲的批評,所以憑「感覺」地做出了自以為最安全的決定。

既然「感覺」至上,那也無需思考,我們就來冷靜地「感覺」一下,假使我們屈服了,這件事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第一,自此之後,所有的台灣官員都可以憑感覺做事,再耗盡資源來爭辯,他們的感覺對不對。

第二,以後如果你有一個很好的恐怖片或驚悚片的構想,你可能拍不成,因為投資者會警告你,這一類的片型在台灣很難做宣傳(之前拍片籌資時,就有片商警告過我,這種片型很難進大陸,沒想到以後也可能沒辦法在台灣生存了?)。

或者,台灣最後會出現一幅全世界的電影圈都絕無僅有的奇觀,所有的恐怖片的海報居然可以設計得很陽光、很可愛,既勵志又熱血,然後看了海報之後,進去電影院看一部恐怖片。

想到這裡,我真的覺得很難退却。


不是海報張貼地點的問題,是政府做事憑「感覺」,以後創作的空間與發言權,將被自由心證地輕易遭箝制的問題。

當然,以上也只是我個人的感覺,我的感覺沒有任何附加權力,所以只能自我感覺,自我發洩一下,未必能夠改變什麼。
-左世強


《變羊記》導演的「感覺」-關於海報被禁這件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