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面對一個作品的態度

導演/左世強


面對作品的態度

    電影上映之初,我就猜想到,也許評論很兩極,因為《變羊記》對一般觀眾來講,太少見了。我原本並不打算回應任何的批評,不過,有些離譜評論直接指向剪接,這便牽涉到幫助我甚多的廖桑,讓我覺得不能再沉默。

  《變羊記》是我請廖桑定剪的,廖桑有一種老電影人的風骨,令人佩服,他對剪接的好壞,有一套充滿實證精神,直接了當的檢驗方式:這個鏡頭、這段戲接上去好不好?剪剪看就知道,簡單說:「眼見為憑」。

  台灣最具實務經驗的剪接師中,廖慶松絕對會是其中的翹楚。有些批評,基本上只想以謾罵來掩飾自己的看不懂。不過,有一些文章,其實想談敘事結構的問題,也把它歸於剪接。

  而《變羊記》確實是一部很特殊,很難以歸類的電影。

   我記得我看過一部貝多芬的傳記電影,裡面提到貝多芬耳聾之後,除了作出那首偉大的第九號交響曲之外,還作了幾首極其獨特的曲子,那些樂曲,反而更像後來即將出現的現代樂派的曲風,等於說,貝多芬預見了可能的發展。不過,這對當時還是習慣聽浪漫樂派音樂的聽眾來說,顯然並不悅耳,甚至會以支離破碎、難以下嚥去形容。那些充滿傳統保守包袱的死腦袋,總是容不下新事物,因為他們倍感威脅。

  以上的舉例,只是在講《變羊記》敢於嘗試的精神。上個世紀初,就已經有人發起達達主義,以極端的方式去反叛傳統的束縛,沒想到,過了一百年,還是有人無法接受不同於過去他們習慣的事物。《變羊記》雖然新穎,但是比起影史上許多厲害的作品,又算什麼?只是就國片來說,的確罕見。  

  不過,《變羊記》並不想拍成一部單純的藝術片,它有藝術片的根底,但也有商業片的元素在,電影原本就是影像、動態,甚至感官的。它也試圖將兩者合而為一。

  《變羊記》因為不是傳統的說故事的方式,所以有人看不懂,也不願意去懂,就直接罵它。至少,你必需先瞭解它,你才有資格去罵它,否則你到底在罵什麼?《變羊記》絕對不是一般傳統的靈異片或鬼片,反而可以以心理驚悚劇來定位它。它確實有點複雜,混合了幾種類型元素,但是假使你願意敞開心胸,它也沒那麼難懂。有些電影適合喝一點酒去看,有些電影必需全心戒備地去看,至於《變羊記》,你只要先卸下心防,你會喜歡《變羊記》的。

5 則留言:

  1. 電影『變羊記』是一部嘗試以魔幻寫實(Magical Realism)與存在主義結合的作品。這讓我想起變形記(卡夫卡)這部意識流魔幻寫實作品。
    只是...台灣觀眾應該還無法接受這種作品出現在大銀幕吧...
    多了藝術,少了通俗。畢竟大家都樂於花錢買娛樂,而不是買思考。

    回覆刪除
  2. 既然要買思考,何不光點、長春、真善美上映就好?市場也是有區隔的。

    回覆刪除
  3. 話也不能這麼說,為什麼想要有點思考的電影,就一定要自我設限是藝術片,這樣不是剝奪了讓更多人看到這部片的機會。這點他們應該有想過。
    以前國片會低迷,也是這種思考模式。只能說大家看電影的角度可以多寬廣一點吧。

    回覆刪除
  4. 基本上本來藝術片跟商業片就是有區隔的,
    不管是觀眾還是行銷方式,
    如果大家抱著方向不對的期待進電影院只會為這個電影造成更大的傷害,
    就像是大家抱著看諜報片的心情去看的是一部愛情片,
    你覺得這樣對電影本身公平嗎?

    回覆刪除
  5. 大家應該只是希望有更多觀眾支持國片,也情有可原 宣傳就抓一個點想盡辦法要吸引人
    國片的市場已經很小了,不用太兩分法,不然應該越做越小,最後做到看不見?哈哈 電影吸血鬼和狼人最後也都在一起了 暮光之城就是青少年版的吸血鬼愛情片 重點是這世界需要多一點創意,不然太無聊了 大家放輕鬆

    回覆刪除